Posts Tagged ‘環保’

  前幾天說過偶遇書蟲的事情,興致未消,又作一篇。

  拙文以《我們都是書蟲》為題,說的斷然不是世人的閱讀習慣。人們總愛為醉心讀書的人冠上「書蟲」的名號,是美譽是污名,仁者見人智者見智。以本人愚見,人之似書蟲者,並非人的胃口,而是人的習性。

  顧名思義,書蟲必寄居於書。書之於書蟲,就像水之於魚,魚失去水便會死去,書蟲無書亦然。當天我外衣上的書蟲緩緩蠕動,就像被漁夫抓上岸的魚,失去了生命的依靠,只能黯然啜泣,有苦難言,不久就一命嗚呼了。即使是強者,甩掉以後,同樣難逃勾魂使者的拘提。餘下留守書城的,也避不過老師無情的掃帚。

  在此之前,書蟲王國正處於欣欣向榮的太平盛世,男女老少夙夜吃書,終日倘佯於群書之間,書架的木板是蟲國的疆域,書脊都成了通衢大道,那本《香港作家散文導賞》,則是蟲影熙來攘往、接踵摩肩的都邑!堂堂大國,一夜之間,何至沒落至此?竊以為,蟲國的繁華只是海市辰樓般的假象,蟲國始盛之旦,背後已經暗暗響起北鄙之音。圖書館的書,就只有這麼多,書蟲在此定居繁衍,蟲口勢必與日俱增,書總會有吃完的一天。書吃完了,只剩一片蕭條,萬千書蟲在窮途末路的盡頭,只能發出最後的吼聲!

  昔有復活島文明,聳立於智利以西的一個小島,一尊尊巨型人面像,載着多少萬井笙歌的歷史和一樽江月的回億!只怪他們不愛惜自然,天然資源近乎耗盡之際,竟不思逃脫,反而埋首雕刻。雕欄玉砌畢竟不能當飯吃,滿天神衹也聽不到他們的哭訴,才至今天禾黍故宮的慘況。今天的國家民族、乃至世界文明經濟蒸蒸日上,科技日新月異,可是我們賴以為生的木材、礦物和化石燃料將近枯竭,環境生態天天受到冷酷的摧殘。在有限的地球系統裏,把經濟系統無限擴張,似乎成了人類的使命。這種形勢,還能維持多久?

  回望蟲國的殘山剩水,只見幾道黑色的疤痕,和幾本倖存的圖書。那荒蕪的景象,難道就是人類的未來?

Advertisements